创建时间:2021-08-12 15:12
浏览量:0

【观点透视】海南省一二季度金融供给与经济增长关系分析

编者的话:《观点透视》由海南省绿色金融研究院创办,本刊遵循观点创新、交流共享的理念,定期刊载本院研究人员和转载、采撷外界在宏观经济、金融问题,特别是绿色发展、绿色金融、金融科技等方面有视野、有思想、有深度的成果和文章及理论观点,以期达到促进与研究机构、外界同仁合作交流,提升自身的研究能力和水平之目的。同时,亦堪为相关管理部门提供参考。

 

海南省一二季度金融供给与经济增长关系分析
 

 

文/尤毅 王佳林

 

2021年上半年,海南省经济逐步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经济运行呈恢复性增长和稳步复苏态势,多项主要指标稳中向好,发展动能持续增强。但从各项数据比较来看,个别行业没有与省内经济同频增长,特别是金融业增速与GDP增速差距明显,有可能对经济长期发展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带来不利影响,应重点关注和深入研究。当前,海南自贸港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对金融赋能的高标准需求持续加大。对于海南省内金融机构来说,如何找准发展定位,打通支持自贸港高质量发展的堵点难点,如何充分发挥对自贸港建设的驱动力和牵引力,高效赋能省内绿色发展,是今后发展需要首先思考的关键问题。

 

上半年海南省经济增长和金融业贡献分析

 

(一)全省经济实现较高增长

 

上半年,海南省经济总量2,885.85亿元,同比增速17.5%。从结构来看,三次产业占比为21.3:17.2:61.5,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提高近3个百分点,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同期,全省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7%,高于整体经济6.2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79.5%。

 

从支出法来看,最终消费、资本形成和净出口对海南省 GDP 增长率的贡献分别约为19.7、 5.4和-7.6个百分点。

 

一是消费已成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受国内宏观经济复苏的直接影响,上半年,海南省旅游总收入819.78亿元,同比增长260.1%,较2019年同期增长67.1%。旅游业对消费拉动效应明显,上半年,海南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1,170.43亿元,同比增长46.4%。

 

二是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持续上升。上半年,海南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7%,两年平均增长11.5%。投资结构持续向好,非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提升,同比增长21.8%。产业投资同比增长38.2%,第一、二产业投资增长均超过45%,其中,制造业增幅显著,增长186.9%。省内新开工项目完成投资加快增长,同比增长25.3%,增速较一季度提高31.4个百分点。

 

三是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不断加强。上半年,海南省进出口贸易合计净出口-365亿元,其中,货物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增幅达148%,为跨境消费提供了重要支撑,有力促进了旅游与消费的增长。同期,服务贸易进出口增长显著,同比增长81.2%,其中,贸易额排名前三位的电信计算机和信息、运输和知识产权板块,合计占服务贸易总额比重的77.26%,是拉动服务贸易增长的重要因素。

 

(二)金融业增长恢复明显

 

上半年,海南省金融业增加值207亿元,占全省GDP比重的7.08%,高于全国2.96个百分点。同期,金融业同比增长3.4%,为2018年2季度以来的季度最高增速,高于2019年同期3.5个百分点。随着省外金融机构持续进驻,海南省金融市场参与主体稳步扩容。数据显示,自2020年6月以来,获批筹建银行分行1家,新增开业保险公司3家,新增证券期货公司分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分公司分别为9家和1家。新增私募管理人47家、备案私募基金214只、私募基金管理规模375.39亿元,较《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发布前,分别增长85%、180%和158%。

 

(三)金融业增速低于GDP增速的主要原因

 

上半年,海南省金融业增速与GDP增速相差达14.1个百分点,增速差距较为明显,从各方面情况综合来看,形成增速差距的原因主要来自四个方面。

 

主要原因
 
 
 

一是省内经济短期报复性增长是增速差距较大的主要因素。从前4年的数据来看,2017-2020年,海南省上半年同比增速分别为7.5%、5.8%、5.3%、-2.6%。从最近2年的数据来看,上半年GDP平均增速为7.0%。总体来看,今天上半年省内经济的大幅增长,一方面是对去年经济大幅下滑后的修正式反弹,另一方面去年同期的低基数效应也间接拉高了今年指标的数据。如果以年均增速为参考指标,上半年,全省GDP增速并没有与金融业增速之间拉开明显的差距。

 
 

二是省内经济增长结构是助推增速差距形成的直接因素。从产业结构来看,以旅游业为主体的服务业,是拉动海南省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但旅游业并不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与金融业的协同增长效应不强。旅游业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越大,对扩大增速差距的影响就越显著。此外,从投资贡献来看,虽然上半年新开工项目完成投资的较快增幅,推动了省内经济增长,但是新开工项目通常不满一年,难以通过省内贷款审批,因此,资金主要来源于企业的自有资金或省外融资,省内金融业参与程度较低。从短期来看,新开工项目投资规模越大,对增速差距的影响就越明显。

 
 
 

三是阶段性监管政策是导致增速差距出现的间接因素。自疫情爆发以来,国家和监管机构连续出台多项旨在增加流动性、降低交易成本的金融支持政策,比如,推动金融业减费让利的各种举措,再比如,面向中小企业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等。虽然这些政策有助于实体经济的复苏,但是在短期内,也间接压低了省内金融业的盈利空间,限制了省内金融业增速提升,间接拉大了增速差距。

 
 

四是省内大型企业破产的连带效应是推动增速差距的外部因素。从省内金融机构的业务层面来看,海航集团破产对省内金融业增长带来较大的负面冲击。数据显示,上半年,仅银行机构账面利润下降就超过500亿元,同期,省内金融业企业所得税下降达18.4%,金融业增长严重受阻,增长动能明显减弱。

 

上半年海南省社会融资规模情况分析

 

社会融资规模又称社会融资总量或社会融资总规模,是指一定时期内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和,是目前能够较为全面反映金融供给情况的重要指标。

 

(一)海南省社会融资规模结构情况

 

从数据来看,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海南省新增社会融资规模255亿元,同比下降73%。从新增社会融资结构来看,除人民币贷款规模、政府债券、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分别新增342亿元、44亿元和4亿元外,其他项或为负值或零值,其中,委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合计达-171亿元。从对社会融资增长的贡献来看,新增人民币贷款已成为拉动省内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二)社会融资规模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总体来看,2021年上半年,海南省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大幅下降的原因较为复杂,是多方面因素交织作用的结果。

 

一是2020年异常增长的后遗症开始显现。

受多方面影响,2020年省内新增社会融资规模非正常大幅上升,形成黑洞效应,预支了后续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量,阻碍了今年上半年的增长规模的扩大。

 

二是总量结构性下降所致。

一方面,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较2020年同期下降了30%。

另一方面,外币贷款、委托贷款、企业债券和政府债券新增合计-5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10%。

 

三是高基数因素的不利影响。

2020年二季度末,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约951亿元,同比增长113%,增长幅度较大,2021年上半年增长恢复常规水平后,增速指标承压明显。

 

上半年海南省信贷投放情况分析

 

信贷投放规模和增速是分析经济发展情况的重要指标。稳健的信贷投放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促进经济良性增长。

 

(一)海南省信贷投放整体情况

 

上半年,海南省各项贷款余额10,317亿元,较年初增加335亿元,同比增长2.5%,分别低于全国平均增速1.8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平均增速9.4个百分点。从贷款结构来看,主要为境内贷款,占比达到97%。其中,居民贷款主要为中长期贷款,占贷款总额的29%,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中短期贷款、中长期贷款、票据融资分别占贷款总额的11%、50%和4%。

 

(二)信贷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

 

总体来看,上半年,海南省贷款增长较慢的主要原因有来自三个方面。

 

一是高基数效应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全省信贷规模增长明显,增速达8.28%,2021年上半年信贷规模增长有所回落,带动同比增速明显下降。

 

二是产业导向调整的影响。受近年来海南省房地产信贷政策持续收紧影响,房地产贷款增速不断下降。以今年5月末数据为例,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长3.4%,低于上年同期2.7个百分点。其他新兴产业发展虽然发展较快,但从规模来看,还不能对房地产业形成替代作用,总体而言,信贷结构转型优化的压力较大。

 

三是不良贷款剥离的影响。2020年三季度至2021年一季度,省内共计处置298亿元不良贷款,间接降低了省内信贷规模总量。如果剔除不良贷款处置因素,以今年一季度末数据为例,各项贷款实际增长3.9%,近两年平均增长6.0%,与同期全省经济增速匹配。

 

海南省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两点建议

 

从发展定位来看,海南自贸港作为我国对外开放的新高地和实验田,是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重要枢纽和交汇点,是我国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前沿地带。从功能来看,对于国内的企业来说,海南自贸港将是内地企业走向全球发展的重要桥梁和通道。对于海南省金融业来说,行业的高质量发展要首先符合海南自贸港的定位,才能提供适配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才能服务好海南自贸港的长期发展目标。

 

(一)不断提高省内金融业国际化服务能力

 

依托最高水平开放政策的独特优势,海南自贸港将成为国内企业“走出去”最畅通的出口。为国内企业“走出去”提供高质量高效率的多样化金融服务,将是海南省金融业机构未来发展的主要业务场景。从业务需求来看,省内金融机构还要在以下方面不断提高国际业务的服务能力。

 

一是鼓励有条件的金融机构设立和发展境外机构,积极探索采取并购方式参股境外金融机构,为“走出去”企业提供便利的金融服务。

 

二是积极加大对境外业务的产品创新、服务创新、业务模式创新,不断丰富产品和服务的类型,持续提高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撑力。

 

三是不断增加金融中介机构数量和类型,持续提高全行业金融咨询综合服务的能力和质效。四是建立健全系统的金融从业人才培训机制,不断提高省内金融从业人员的境外业务服务能力,持续提升金融机构境外业务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二)加快完善省内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从功能来看,金融基础设施是实现金融业务畅通、高效的底层支撑,是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共生共荣的重要基础。金融基础设施的系统性、可靠性、完备性,是决定金融业服务质效的关键指标。从长期来看,海南省金融业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省内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迭代升级和提质增效。


从发展路径来看,下一步,省内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在以下方面还要不断加强和完善。

 

一是加快建立与国际接轨的监管标准和规范制度,按照国际化的标准,规范金融基础设施的治理框架、准入机制与运营规划,不断加强为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提供支的结算基础设施服务。

 

二是持续完善海南自贸港金融业法律法规,完善跨境监管相关的制度和规则,以适应全方位的对外开放,积极探索更适配自贸港发展的制度体系。

 

三是逐步加强与海外金融市场的联通机制,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稳妥有序扩大与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互联互通。

 

四是根据海南自贸港“封关”部署和安排,在会计制度、信息披露制度等方面,对不同类型的企业和金融机构设置具有差异性的调整过渡期,并提供专项业务能力辅导和培训,加快推动自贸港内市场主体国际化标准的应用调整进程。

 

 

 

资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