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时间:2021-09-09 17:25
浏览量:0

【凯利·克洛辛斯基】推动可持续金融国际合作势在必行

观点嘉宾丨凯利·克洛辛斯基

观点整理丨云祉婷

 

 

随着经济一体化纵深发展,全球在享受经济福利的同时,也正面临着诸多挑战。耕地受限、极端天气频发、洪涝灾害肆虐、森林退化、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海洋生态恶化、全球水资源堪忧,这些问题无一不在制约着人类可持续发展。更严重的是,资源环境问题形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造成整个生态系统的改变,进而引起经济、政治等上层建筑的变化,最终影响全人类的发展。人类需将气温的上升控制在2℃,甚至1.5℃以下,低碳转型迫在眉睫。

 

 推动可持续金融国际合作的必要性

 

为应对日益突出的资源环境问题,全球经济发展模式急需转型,可持续金融发展应运而生。可持续金融领域的开拓,需要摆脱来自中美关系恶化的消极情绪,加强国家和人民之间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的关系,进一步加强全球经济体的深度交流与合作。近期,美国气候特使克里访华会谈是一个重要契机,克里2019年在耶鲁发表演讲时就曾表示,美国可以和中国联合起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加快发展中国家使用可再生能源的进程。

 

各国需运用系统性思维,相互合作、相互信任、相互尊重,让“共同富裕”的理念在全球人民心中产生共鸣,采取必要规模的全球投资实践和长期一致且有效的全球支持性政策;共同突破,促进企业经营方式的转变,改善全球企业的运营链和供应链。

 

 全球可持续投资的七大战略

 

从全球发展趋势来看,可持续金融可总结为七大投资策略,分别为负面筛选、最优筛选、影响力投资、主题投资、ESG整合策略、股东倡导与参与、最低标准。

 

 
1
 负面筛选

 

负面筛选,即在某些不可持续的领域选择撤资的投资策略,例如烟草等。负面筛选只是通过卖出资产,将问题转嫁给他人,并不能让问题消失,因此曾被称为责任投资1.0版本,是可持续金融的初始阶段。

 

负面筛选策略管理下的金融资产规模,在过去很多年保持高位,但伴随金融市场对可持续的理解不断深入,负面筛选策略越来越难以受到专业投资者青睐。

 

2
 最优筛选

 

与负面筛选相反,最优筛选策略追逐最好的可持续资产,基于“价值第一”的原则,在公开市场中寻找积极的机会。一些主动型基金经理把可持续领域作为推进业务最主要的驱动力。执行最优筛选策略需要购入大量可持续资产,要求投资人周全考虑、审慎决策,运用自身的专业知识,而不是仅仅关注资产的历史回报和财务特点。

 

 
3
影响力投资

 

在当今世界中,人们越来越倾向于以一种可持续而非慈善的方式投资,继而形成影响力投资。影响力投资常常为发展中国家所需,需要来自全球的资金支持。但是,当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投资时,又该如何理解可持续投资?如何衡量可持续投资影响?又如何知晓我们的决定在何时会创造改变?

 

在影响力投资策略下,土壤、空气、水、生物等自然因素都被赋予价值。人类从自然资本中获得了生态系统服务,也让自然成为日常决策所考虑的一部分。经济活动所产生的各个维度的外部性,形成了一种“足迹”。从消费者到产品,从企业到供应链,无不涉及运营足迹的观测,例如一个产品从上游生产加工组件、到产品生产、到下游包装生产,都会产生对资源环境的影响,形成一种严格的定量分析过程。以毕马威为例,它为企业创造了一种新的价值评价体系,不仅着眼于环境的外部性,还着眼于社会的外部性(环境社会效益),并通过衡量社会效益与财务利润的比率来判定一家公司是否具有社会效益。

 

影响力投资如何作用于一个国家?以中国为例,截至2017年,中国农村人均收入仅为城镇的三分之一,80%的地下水和20%的农田被污染,29%的劳动力贡献了9%的GDP,63%的农村儿童在初中之前辍学,农村财政缺口达3万亿元。但是,中国已于2020年打赢全面脱贫攻坚战。到2021年,中国80%的城市空气污染指数将低于100; 到2020年,80%的主要流域达到三级标准, 90%的污染土地将得到处理;为人口超过3万人的每个社区设立一个诊所和一个医疗服务中心——而当这些具有社会效益的事情不断发展时,势必会影响投资机会。

 

影响力投资可以通过一些定量指标衡量。例如在教育方面,用出勤率和学习成绩衡量教育的发展水平,用家庭能源的拥有量来判断能源的发展情况;金融方面,通过金融服务是否明显改进、是否有改进弹性来判断金融服务的优劣程度;食品和农业方面,可以用是否有家庭收入增加,是否有更高的产量和更低的作物损失,是否拥有稳定的利润和收入,是否能够改善获取营养的途径等来衡量食品和农业的发展情况;居民健康方面,可用医疗率的改善、不同人口统计数据中死亡率是否降低、健康状况是否改善来衡量医疗的进步程度。

 

 
4
主题投资

 

主题投资是全球投资的新兴领域,主要是对水、可再生能源等特定的自然资源投资。主题投资有助于开启全球的联系,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气候投资。2020年第二季度之后,气候投资额逐季度快速上升。2021年上半年,气候科技投资一共完成了超过250个风投项目,募集超160亿美元,远超预期。

 

中国在气候投资方面表现良好。近年来,围绕全球能源领域的五笔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交易中,有四笔来自中国。但是随着竞争日益白热化,世界需要共同分享创新成果。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欧洲一旦拥有了一项创新,都应该在全球共同分享、共同部署、共同推广。同时,各国政府和各类机构需要形成合力,共同发展可持续金融。全球范围内,相关的行动已在进行之中:拜登政府已将气候变化列入当务之急;诺贝尔奖得主比尔·诺德豪斯在2016年谈到过“碳乡村俱乐部”的想法。

 

5
ESG整合策略

 

近年来,ESG投资在全球的发展如火如荼。五年前鲜有人问津的ESG投资,如今已经成为了欧美国家每一个基金经理的必修课。关于ESG与财务绩效之间的相关性,牛津大学的研究曾揭示了较高的ESG评级与更大的经济效益、更低的资本成本、更好的运营业绩之间的关系。

 

然而,ESG发展仍旧面临多重挑战,其中一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ESG评级不一致。富时(FTSE)和明晟(MSCI)是全球最大的两家ESG评级提供方,然而其评级一致性很低,需要通力合作才能解决这一问题。MSCI同时也是中国ESG评级的提供方,其在中国的评价体系称之为ESG+。ESG+摆脱了单一的全球模式,考虑到地区间的差异,对不同地区的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进行评估。

 

ESG是一整套评价体系,如何评判不同的ESG评价体系是值得深入研究的话题。衡量经济社会运行情况,应运用系统性衡量方法,包括一个地方水平的年度碳排放量、各地区的空气污染、是否提供好的工作、是否拥有好的公司、性别比例如何等各类指标。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入研究,判断发展战略是否正确,如何能够改善这些指标。

 

 
6
股东倡导与参与

 

股东倡导与参与也是一种改变组织结构的方式。上市公司、私人股本通过改变组织结构来促进可持续发展。但是,在此种情况下,投资者的成功率较低——但这正是我们需要做的。我们需要确保提出正确的问题,建立解决相应问题的能力,确保改进问题的能力,然后针对新情况重新提问——这是一个有益的循环。

 

为了实现重要的系统性目标,我们不仅仅需要精密制定企业战略、对投资流程深思熟虑,更需要良好的文化来使用这种战略规划,而这又需要使用平衡计分法对成功的案例进行梳理。

 

 
7
最低标准

 

最低标准是投资的底线原则。在纽约,如果你去一家餐馆,橱窗会公示这家餐馆是否通过了检查,你是否可以相信它的食物。如果他们不能被相信或是他们有一项违规行为需要清理,那你就会担心这家餐厅是否值得信任。当前,投资领域没有运用最低标准原则,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作在这一领域开展,前景可期。

 

总结

 

全球社会都受到化石燃料和碳排放的制约。碳中和如何随着需求的变化发生改变?人类将如何发电?如何促进工业循环?如何进行运输转移?当今世界,91%的运输依赖美国石油的使用。随着世界各地能源的加速使用,这将给转型带来额外的压力。从许多衡量指标来看,亚洲经济已经是世界经济的一半、亚洲人口超过世界的一半,这更加充分说明了加强经济合作势在必行。

 

就世界的实践而言,采取积极的做法将比消极办法取得更大的收益。为促进可持续发展,需要有适当的激励措施,对工作人员和资历进行适当的培训,以帮助他们培养能力、获得领导力,让他们能够了解需要改进的其他方面、制定差距分析战略与执行战略。

 

当今世界对可持续金融的兴趣程度空前,但可持续投资的真实规模还有待论证,ESG战略仍存在些许不足。由市场的发展可见,经济的成熟将与正在进行的可持续发展转型密切相关。如今,各国的投资者们都在为投资中纳入ESG而努力,ESG也成为了反映各国竞争力的镜子。当前,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加入到全球可持续金融市场,同时,将为全球带来社会福祉与经济福利。

 


 

 

资讯中心